程森。

冷角,冷cp,同人常见左位角色爱好者【惨】
封面最爱的人想让各位认识他。
老家KHR主初代组,雷家。
APH独米仏厨主右独尤其是米独普独,副Dover冷战。多人组喜欢King组,恶友+独和新大陆。
意识叙事流,文笔不存在。
等我会画画了把所有脑洞都给画出来.jpg。
饿。

是弟组,有狗血注意。梦啊。

路德维希从梦中惊醒,他喘着气回忆着突然冲进自己脑海里的景象,不是一般的多的分量让他有一些头疼。

他梦到了自己的一生,非常详细的。

这预知未来似的梦让因为还很幼小所以感到一丝迷茫和不明觉厉的路德维希隐约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个梦安排得明明白白。

当时他刚上小学。

                           

过了几天他正式结识了他的好友费里西安诺,以及他的哥哥罗维诺和本田菊,他们的座位刚好也都相邻。

又过了几年他的哥哥基尔伯特上了初中也认识了两个恶友,这三人也常像他们四人一样结伴组团行动,对他们也很好,那两人甚至和基尔伯特刚认识就在一个月后路德维希的生日会上一起送了他一个泰迪熊。

路德维希都知道这些是会发生的事,也因此他对这些结果都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你这样就像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一样。”不止一个人这么对他说过,但在听到他很肯定的回答“是啊”后都带着惊讶离开了。虽然不可否认的是当时在收到泰迪熊的时候路德维希确实有点兴奋。

                   

一切都如那个梦所显现的内容前进着,路德维希总能靠那个梦“预测”到自己和好友、亲人们所会经历的一些事,他了解自己将会遇到的所有事,后来他上了大学。

                   

好像哪里有点变化。

                      

那天路德维希在去班级的路上看到了阿尔弗雷德,那个在梦里差点就能和他一起在婚姻届上签名的人。

路德维希是有见过这个画面但梦里这个时候离他们正式认识还要有一段时间,他并不想打破这个梦给他的预示,况且他也根本不明白为什么梦里的他会喜欢上一个男人。

所以路德维希转身准备走。

                               

可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随后路德维希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转头一看果然是阿尔弗雷德,他满脸的兴奋地盯着路德维希,路德维希感觉能看到他脸边和眼睛里的星星。

                

“嘿,你就是路德维希吗!”

“啊,是。有什么事?”

“因为听说你在机械方面很厉害所以一直都很想找个时间来找你聊聊,我这几天刚好遇到了一些难题。”

“而且啊——”阿尔弗雷德拖长了尾音,声音突然变小又稍微往前凑一点。“说起来你可能不太信吧,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梦见过你。”

                   

嗯?

路德维希眉头一皱。阿尔弗雷德也做过这种梦?这倒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会打破自己梦里的片段提前认识自己…不对。这和那个梦不一样,这和梦给我的预示不一样。路德维希有点惊恐,因为他一直以来所做的、所经历的都是按照梦所说的事进行着的,阿尔弗雷德把这个梦给打乱了。

                        

“嘿,嘿?这应该也没那么不可相信吧?”

                        

路德维希回过神来,看到阿尔弗雷德的手在他面前乱晃。他有低下头思考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对方。

                      

“不,也不是说不可相信——因为我也梦到过你。”

                           

既然对方都已经说出来了那自己也没什么好瞒着的,路德维希是这么认为的,但他还是想先找个地方坐下来来安静地自己一个人好好整理一下头绪。

                        

“Wow!既然这样的话就OK啦!”

阿尔弗雷德突然又大叫起来,把路德维希吓了一跳。

“因为那个梦所以我一直都想试着和你交往哦!既然你也知道的话我们立刻从现在就开始吧!”

                     

嗯???

路德维希觉得自己真的需要找个地方来捋一捋头绪,但他莫名的没有拒绝阿尔弗雷德的这个疯狂打破预知梦的请求。

                   

但确实,阿尔弗雷德和路德维希有很多相似点,还有些互补,路德维希刚好很擅长解决阿尔弗雷德所遇到的那些难题,所以他们的关系发展得很快。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他们就接过吻,约过会,上过床,亲身体验过梦里所有他们会一起做的事了,除了不在光天化日之下亲密接触外他们就是对真正的情侣。

就是有点可惜,后来他们的关系还是被发现了,被他们两各自的哥哥。确切点只有一个是哥哥,另一个是表哥,阿尔弗雷德的英美混血的关系很近的表哥亚瑟。他同母异父的哥哥马修很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但他没说什么只表示了支持他们,那天阿尔弗雷德抱住他脸埋进他颈窝沉默了许久。阿尔弗雷德说不管这事会发生几次他都还是很感谢他。

                         

路德维希和阿尔弗雷德都不太想打开宿舍的门,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两的哥哥已经在宿舍里等很久了,打开门就说明他们要面对来自那两人的质问,还会面临那个梦所告诉他们的这件事的结局。

                                      

路德维希打开了门走了进去,他看到他的哥哥脸上没有表情,看上去心情并没有多好。另一边是他看过照片的亚瑟,和有些慌乱的马修,马修转过来带着歉意看着门外的两人说:“抱歉阿尔和路德维希先生,我有试着拦着他们两位的…”阿尔弗雷德也走了过来,他摇摇头。“没事!谢啦,马修。”他不认为马修有什么好道歉的,而且他会在这也有点出乎他们两的意料。

                                    

“阿尔。”

“还有是…路德维希?”

“我想和你们聊聊。”


同样一直都是亚瑟在说话,基尔伯特站在一边听着,他沉默着,他一直看着对面这两个年轻人。

其实路德维希有点想妥协。他一直都很害怕,他原本一生都在按照那个预知梦前进的,可阿尔弗雷德一出来就几乎把这个梦给打散得差不多了,他对这个未知的未来感到一丝本能的恐惧,他经常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也许现在像之前那样妥协应该会扭回来一些吧?但他内心非常不想这样。

而且也很明显不会,因为阿尔弗雷德突然往前一步。

                                       

“你确定你……”

                                             

“但我确实喜欢他。”

“我爱路德维希!!”

阿尔弗雷德抓紧了路德维希的手。

路德维希感觉自己的脸很烫,他很惊讶也不太明白为什么阿尔弗雷德总是喜欢做这些和周围人想法相违的事,不,说实话,他很羡慕阿尔弗雷德的这种行为。

三位长辈的视线都转向了路德维希,路德维希也看着他们,马修很紧张,亚瑟有些冷漠,他的哥哥基尔伯特…路德维希只是很快地看了一眼他就转走了,但他又转了回来看着基尔伯特。

“是…!我也喜欢阿尔弗雷德。”

                                    

“有理由吗?”基尔伯特突然开口。

“很抱歉,并没有。”

                          

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这就对了嘛路迪!”

基尔伯特也终于笑了出来,他走前几步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放心吧,本大爷会为你们加油的。放心!”


接着他转头朝路德维希又咧嘴笑了笑就和马修一起拉着还想说些什么的亚瑟走了。

                                       

“你真的很喜欢做这些啊。”

“因为我知道你也会这样哦!”

“不过说真的没想到,你哥哥会这样子。”

“我也没想到…但至少是比梦里的结局好的,如果你没说那些的话后来哥哥他会看上去更不高兴。”“为什么你会这么说?”

“因为,嗯——我可不想后悔啊。像那个梦一样,如果我妥协的话之后一定也会很无趣吧。”

“巧了,我的也是。”


“路迪。”“嗯?”“你不怕吗?这和梦里的情况差距可是很大的哦。”

“有你在不就好了?”

路德维希转头笑着看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下。

“嘿,是这样!”

                                            

                                      

那个梦其实早就在他们开始交往时就该消失不见了,但它一直都在,这没什么。

我们又不是“他们”。路德维希这么想着,他半睁眼瞥了一眼衣架上的两件西装朝还在睡觉的阿尔弗雷德怀里缩了点。

                                                   

                                                   

                                        

—end—

                         

                                       

                                    

                                  

                                    

                          

下拉刀子注意,是end的延伸end。

                              

                          

                         

                        

                   

路德维希从梦中惊醒,他喘着气回忆着突然冲进脑海里的景象。

和阿尔弗雷德,他们差点就能一起在婚姻届上签名了。

但他确实没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那之后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