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森。

冷角,冷cp,同人常见左位角色爱好者【惨】
封面最爱的人想让各位认识他。
老家KHR主初代组,雷家。
APH独米仏厨主右独尤其是米独普独,副Dover冷战。多人组喜欢King组,恶友+独和新大陆。
意识叙事流,文笔不存在。
等我会画画了把所有脑洞都给画出来.jpg。
饿。

是弟组。

是有改一点设定的皮肤饥渴症。
ooc。
   
 
   
路德维希感到一丝不对劲。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突然从自己身上不知道哪处蹦出来,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种感觉,因为在此之前他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模糊不清的关键词让他无法搜索到真正答案,而现在又是工作时间,他不能离开。他感到有些难受。
    
“嗨,路德维希!”
    
正当路德维希在苦恼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有人喊了下他的名字,他猛地抬头差点撞上把头凑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的阿尔弗雷德的大脸,两人都为了防止自己的脸和对方的撞上而反射性往后退了一些,反应过来了的路德维希轻咳一声。
   
“咳。怎么了,呃…琼斯先生?”
    
路德维希知道这个人,平时他可是这里的活跃分子,但从他到公司以来他们只有前几天由于工作原因有过真正接触——睡在一间房里。头几天一切正常,但在最后的两三天里却出现了事故。
出事的第一天晚上路德维希不知为何心情非常烦躁,可能只是单纯因为新旅馆床套都受了潮粘得吓人或者是因为没房间了两人不得不一起睡一张大双人床。
临睡前路德维希被这糟糕的环境影响着竟有些睡不着,而且身旁的阿尔弗雷德还像个孩子似的,安静的房间里时不时响起几声他有些兴奋的声音,不止一点的吵。
路德维希记得清清楚楚睡前他们两还都好好躺在床的边缘,两人还是背对着对方,中间的被子硬是被隔出几十厘米宽的间隙让冷风灌进来,正值换季这还让路德维希有些发抖。
但他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一早起来两人是抱在一起的,甚至腿都缠在一起了。至少路德维希知道自己的睡姿肯定是很不错的虽然不知道对方怎么样但应该不至于是这种情况,而且阿尔弗雷德看到他睁眼还带着刚醒来不久的有点迷糊的笑问了他一句醒啦?这太刺激了,但莫名的本来该因此更加烦躁的路德维希却感到一些神清气爽。
后来当然是都当做选择性失忆,即使之后还有发生。
   
“之前整理行李时发现不小心把你的发胶拿走了,一直都忘记还给你。这里。”
   
路德维希接过阿尔弗雷德递来的盒子时碰到了他的手,对方很明显地快速往回缩了一下,路德维希当然是发现了,但同时他也发现当触碰到阿尔弗雷德的手的时候手上的细胞突然活跃了起来,确切点应该是感到莫名的舒服,还让最开始那有些难受的感觉缓和了一点。
    
路德维希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猜测就目前这种情况只有阿尔弗雷德能够帮助他脱离这种状态,这个人身上好像有什么魔力会让他感到“愉快”,路德维希感觉他的手指正带着他的手朝阿尔弗雷德伸去,而他也随着去做了,他抓住了面前人的手腕,然后两人都抖了一下。
    
“那个,不好意思,先生。”
“我想…抱你一下,呃不,很快就好!非常抱歉…”
    
路德维希抬起头对着阿尔弗雷德的脸眼睛却看向别处,这种话对他来讲已经有些羞耻了,而且还是对着自己并不是很熟的人,但他还是说了出来,因为他真的很想更大面积地接触阿尔弗雷德的身体,光是碰到手根本不够。
    
阿尔弗雷德在犹豫。和他熟的人都知道这家伙不太喜欢和别人接触,但说实话吧,阿尔弗雷德喜欢路德维希,而且还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认为这是一次能让自己和路德维希更接近的机会,但又怕自己会条件反射地躲开。趁着路德维希没看着这边,阿尔弗雷德小小地做了个深呼吸,他稍微蹲下了一点,张开另一只手臂。
    
“Oh,当然!Hero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
  
路德维希带着不敢相信的表情看向阿尔弗雷德,刚才那么长段时间的沉默让他有些失去信心,当时他刚准备松开抓着阿尔弗雷德的手,听到回答后他立刻手绕到面前人的后背抱住他,脸贴近他的胸口。路德维希感觉不适感正渐渐地被推出体内然后被满足感给代替,他感到放松,想让时间就这样暂停。
阿尔弗雷德也有点害羞,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人抱着,这是一个新体验,而且他知道将来一定还会有更多次。最开始他还有些僵硬地挺直腰杆然后慢慢地放松下来会抱住对方,他感觉胸口很热,偏头隐约发现路德维希已经从脸红到耳尖。他悄悄地小声笑了一声低头亲了下路德维希的发顶。
   
路德维希的办公桌实在比较角落的地方,这也帮到了他,这样就没人能注意到他这里发生了什么。
——————————————
设定互换ooc流氓米注意。
  
   
“你知道的路迪,这种病一犯就会十分难受…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我都希望能够全身都接触到你。”
   
“包括这里。”
阿尔弗雷德指了指自己的下面。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