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森。

冷角,冷cp,同人常见左位角色爱好者【惨】
封面最爱的人想让各位认识他。
老家KHR主初代组,雷家。
APH独米仏厨主右独尤其是米独普独,副Dover冷战。多人组喜欢King组,恶友+独和新大陆。
意识叙事流,文笔不存在。
等我会画画了把所有脑洞都给画出来.jpg。
饿。

是冷战。

                        
在阿尔弗雷德还在为自己的突然长高而高兴的时候,伊万狠狠地踢了下他脚底的小板凳。

是弟组。ooc。!

论长得像(配色方面)的好处。

怪怪的本田菊视角,我对不起本田菊【。】

                              

                             

                             

                             

今天的会议气氛有点诡异,确切点来说…诡异的应该是路德维希先生?

今天的路德维希先生的声音听起来总感觉有一点点的吵,会议中他第一次露出笑脸的时候把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而且话也突然变得多了起来,甚至还时不时会去和弗朗西斯先生他们拌嘴。啊,亚瑟先生好像发现了些什么,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微妙,他难得地打断了会议出去似乎是打了通电话,回来的时候表情更加微妙了,是因为路德维希先生吧?

                             

这次阿尔弗雷德先生难得地没有参加会议,但却感觉和平时没太大变化——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阿尔弗雷德先生也是会议的重要一员,即使他没来也不代表不需要他,反而总感觉现在很需要有什么人对着这混乱的场面吼一声安静?

                             

嗯……?会议室外好像有人在大喊阿尔弗雷德先生的名字,希望这是我的错觉,因为这句话貌似充满了杀气。

                             

                             

——————————————

阿尔弗雷德:代替劳累过度的恋人工作也是Hero的职责哦!!!


是弟组。带异色。

ooc。

对不起,我对不起艾伦。

                  

               

                  

阿尔弗雷德自从开始恋爱后更经常跑出去浪了,就算待在家里也会时不时突然大喊几声说不定还会兴奋地瞎蹦,但趁机朝他丢易拉罐他照样能立刻接住丢回来,搞啥那???

                  

听说那个恋人还是个德国人,他叫什么来着?路德维格?管他呢,德国人哪个不是无聊透顶,我打赌阿尔弗雷德绝对不可能和他在一起超过三个月。

但阿尔弗雷德不信,他告诉我,他早就算好时间了,再过不久的情人节就是他们在一起的三个月纪念日,到时候他不仅要把那个路德维格带来给我认识还要做出进一步发展,好的,我等着。

                    

                   

              

……

这已经是第三个月了,我的天,这一定是毕业以来阿尔弗雷德醒来最早的一天。在我走出卧室门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好出门了,他甚至还抹了新买的发胶搞了个新发型,早已干了的发胶让他的头显得更加油光发亮,但本人估计是根本不知道这点我就不管了。

结果过了几小时阿尔弗雷德还真带着他那恋人回来了,他还难得地很正经,完全不像平时的样子…但我没说吧,隔着门都听到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变得安静一点??

成吧,我真的是受够了,我这就去找爱因斯。妈的,真的吵。

                       

而且这样阿尔弗雷德也就不会知道了,明天,15号才是他们在一起三个月纪念日。

:)

KHR×APH。

想让轴三联五(可能更多人)有KHR设。

独→雷。

米→岚。

仏、伊→晴。

露→云。

英→雾。

日→雨。

中→→→…?

【  】→大空?

不认为该有大空。

专属tag,会持续加东西。什么都加。

先开一下,过几天整理一下带着点cp脑的目前对自己写东西会提到的角色之间的关系的感觉之类的和一些私设。

是弟组,有狗血注意。梦啊。

路德维希从梦中惊醒,他喘着气回忆着突然冲进自己脑海里的景象,不是一般的多的分量让他有一些头疼。

他梦到了自己的一生,非常详细的。

这预知未来似的梦让因为还很幼小所以感到一丝迷茫和不明觉厉的路德维希隐约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个梦安排得明明白白。

当时他刚上小学。

                           

过了几天他正式结识了他的好友费里西安诺,以及他的哥哥罗维诺和本田菊,他们的座位刚好也都相邻。

又过了几年他的哥哥基尔伯特上了初中也认识了两个恶友,这三人也常像他们四人一样结伴组团行动,对他们也很好,那两人甚至和基尔伯特刚认识就在一个月后路德维希的生日会上一起送了他一个泰迪熊。

路德维希都知道这些是会发生的事,也因此他对这些结果都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你这样就像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一样。”不止一个人这么对他说过,但在听到他很肯定的回答“是啊”后都带着惊讶离开了。虽然不可否认的是当时在收到泰迪熊的时候路德维希确实有点兴奋。

                   

一切都如那个梦所显现的内容前进着,路德维希总能靠那个梦“预测”到自己和好友、亲人们所会经历的一些事,他了解自己将会遇到的所有事,后来他上了大学。

                   

好像哪里有点变化。

                      

那天路德维希在去班级的路上看到了阿尔弗雷德,那个在梦里差点就能和他一起在婚姻届上签名的人。

路德维希是有见过这个画面但梦里这个时候离他们正式认识还要有一段时间,他并不想打破这个梦给他的预示,况且他也根本不明白为什么梦里的他会喜欢上一个男人。

所以路德维希转身准备走。

                               

可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随后路德维希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转头一看果然是阿尔弗雷德,他满脸的兴奋地盯着路德维希,路德维希感觉能看到他脸边和眼睛里的星星。

                

“嘿,你就是路德维希吗!”

“啊,是。有什么事?”

“因为听说你在机械方面很厉害所以一直都很想找个时间来找你聊聊,我这几天刚好遇到了一些难题。”

“而且啊——”阿尔弗雷德拖长了尾音,声音突然变小又稍微往前凑一点。“说起来你可能不太信吧,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梦见过你。”

                   

嗯?

路德维希眉头一皱。阿尔弗雷德也做过这种梦?这倒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会打破自己梦里的片段提前认识自己…不对。这和那个梦不一样,这和梦给我的预示不一样。路德维希有点惊恐,因为他一直以来所做的、所经历的都是按照梦所说的事进行着的,阿尔弗雷德把这个梦给打乱了。

                        

“嘿,嘿?这应该也没那么不可相信吧?”

                        

路德维希回过神来,看到阿尔弗雷德的手在他面前乱晃。他有低下头思考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对方。

                      

“不,也不是说不可相信——因为我也梦到过你。”

                           

既然对方都已经说出来了那自己也没什么好瞒着的,路德维希是这么认为的,但他还是想先找个地方坐下来来安静地自己一个人好好整理一下头绪。

                        

“Wow!既然这样的话就OK啦!”

阿尔弗雷德突然又大叫起来,把路德维希吓了一跳。

“因为那个梦所以我一直都想试着和你交往哦!既然你也知道的话我们立刻从现在就开始吧!”

                     

嗯???

路德维希觉得自己真的需要找个地方来捋一捋头绪,但他莫名的没有拒绝阿尔弗雷德的这个疯狂打破预知梦的请求。

                   

但确实,阿尔弗雷德和路德维希有很多相似点,还有些互补,路德维希刚好很擅长解决阿尔弗雷德所遇到的那些难题,所以他们的关系发展得很快。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他们就接过吻,约过会,上过床,亲身体验过梦里所有他们会一起做的事了,除了不在光天化日之下亲密接触外他们就是对真正的情侣。

就是有点可惜,后来他们的关系还是被发现了,被他们两各自的哥哥。确切点只有一个是哥哥,另一个是表哥,阿尔弗雷德的英美混血的关系很近的表哥亚瑟。他同母异父的哥哥马修很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但他没说什么只表示了支持他们,那天阿尔弗雷德抱住他脸埋进他颈窝沉默了许久。阿尔弗雷德说不管这事会发生几次他都还是很感谢他。

                         

路德维希和阿尔弗雷德都不太想打开宿舍的门,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两的哥哥已经在宿舍里等很久了,打开门就说明他们要面对来自那两人的质问,还会面临那个梦所告诉他们的这件事的结局。

                                      

路德维希打开了门走了进去,他看到他的哥哥脸上没有表情,看上去心情并没有多好。另一边是他看过照片的亚瑟,和有些慌乱的马修,马修转过来带着歉意看着门外的两人说:“抱歉阿尔和路德维希先生,我有试着拦着他们两位的…”阿尔弗雷德也走了过来,他摇摇头。“没事!谢啦,马修。”他不认为马修有什么好道歉的,而且他会在这也有点出乎他们两的意料。

                                    

“阿尔。”

“还有是…路德维希?”

“我想和你们聊聊。”


同样一直都是亚瑟在说话,基尔伯特站在一边听着,他沉默着,他一直看着对面这两个年轻人。

其实路德维希有点想妥协。他一直都很害怕,他原本一生都在按照那个预知梦前进的,可阿尔弗雷德一出来就几乎把这个梦给打散得差不多了,他对这个未知的未来感到一丝本能的恐惧,他经常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也许现在像之前那样妥协应该会扭回来一些吧?但他内心非常不想这样。

而且也很明显不会,因为阿尔弗雷德突然往前一步。

                                       

“你确定你……”

                                             

“但我确实喜欢他。”

“我爱路德维希!!”

阿尔弗雷德抓紧了路德维希的手。

路德维希感觉自己的脸很烫,他很惊讶也不太明白为什么阿尔弗雷德总是喜欢做这些和周围人想法相违的事,不,说实话,他很羡慕阿尔弗雷德的这种行为。

三位长辈的视线都转向了路德维希,路德维希也看着他们,马修很紧张,亚瑟有些冷漠,他的哥哥基尔伯特…路德维希只是很快地看了一眼他就转走了,但他又转了回来看着基尔伯特。

“是…!我也喜欢阿尔弗雷德。”

                                    

“有理由吗?”基尔伯特突然开口。

“很抱歉,并没有。”

                          

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这就对了嘛路迪!”

基尔伯特也终于笑了出来,他走前几步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放心吧,本大爷会为你们加油的。放心!”


接着他转头朝路德维希又咧嘴笑了笑就和马修一起拉着还想说些什么的亚瑟走了。

                                       

“你真的很喜欢做这些啊。”

“因为我知道你也会这样哦!”

“不过说真的没想到,你哥哥会这样子。”

“我也没想到…但至少是比梦里的结局好的,如果你没说那些的话后来哥哥他会看上去更不高兴。”“为什么你会这么说?”

“因为,嗯——我可不想后悔啊。像那个梦一样,如果我妥协的话之后一定也会很无趣吧。”

“巧了,我的也是。”


“路迪。”“嗯?”“你不怕吗?这和梦里的情况差距可是很大的哦。”

“有你在不就好了?”

路德维希转头笑着看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下。

“嘿,是这样!”

                                            

                                      

那个梦其实早就在他们开始交往时就该消失不见了,但它一直都在,这没什么。

我们又不是“他们”。路德维希这么想着,他半睁眼瞥了一眼衣架上的两件西装朝还在睡觉的阿尔弗雷德怀里缩了点。

                                                   

                                                   

                                        

—end—

                         

                                       

                                    

                                  

                                    

                          

下拉刀子注意,是end的延伸end。

                              

                          

                         

                        

                   

路德维希从梦中惊醒,他喘着气回忆着突然冲进脑海里的景象。

和阿尔弗雷德,他们差点就能一起在婚姻届上签名了。

但他确实没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那之后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还是扑克黑塔的King组四人。

有中欧夫妇【?】这个应该是King们的内部群聊【。】
             
                
               
♧:自家Q带着J私奔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表示安慰。
♤发来了贺电,和一条充满哈哈哈的语音。
♡发了一张来自家过蜜月的那两人的照片。
♧感叹果然还是♢是好人并隔空给了他一个压力。
可同时他看到了♢发的他临时拍的和自家QJ的三人合照。
紧接着莫名很安静的♤也发了一张全家福。
♡甚至还被大Joker拉着拍了六人合影。
♧开心得压力快成负数了。

是扑克黑塔的King组四人。

有弟组。
            
             
四国联合舞会即将到来。
       
伊万笑而不语。
弗朗西斯无奈摊手摇头。
阿尔弗雷德往前一步。
路德维希又被他踩到了脚。

是Dover。💤ooc预警。

他总爱否定你,是的。
不论是你自认为很棒的粗眉毛还是你做的司康饼的味道,以及在一些会议上的提议,都是。甚至就连你赌气时的类似“果然最讨厌的就是你了!”的气话,他都会靠着自己对你的了解自信地笑着否定说你在说谎。
                
                
                
                
然后他会在你在沉默气氛中觉得尴尬想转身走之前先走上前亲亲你被他气红的脸颊,再抢先发出道歉,哪怕最先错的并不是他,他只是在等着、帮助你承认。

是弟组。ooc。

路德维希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然后又听到一阵动脚频率极高的拖鞋拍到地板的啪啪声,接着他感到背后的床陷了下去,有人在摸索被子的时候又搞出了一大堆噪音甚至还让温暖的被窝被冷空气给灌得有点凉,最后那个人终于是安静了,他躺好然后侧身从后面抱住路德维希。
               
“嗨…你睡了吗?路迪?”
                         
阿尔弗雷德边问还边动手在他身上上下摸索着,这让路德维希忍不住想发抖,痒。
                      
“竟然真的睡着了吗?!明明都看过恐怖片为什么你却不会怕啦!”
                    
阿尔弗雷德的脸基本就是贴在路德维希的后脑勺上,他声音的突然提高让路德维希感到有一些吵还有点耳朵疼,所以他不满地哼了一声,身后立马就安静下来了。
                 
虽然闭上了嘴不敢说话但阿尔弗雷德还是没停下在摸索着的手也不知道他到底想不想把自己正抱着的人吵醒,一直到他突然摸到一只毛绒绒的泰迪熊玩偶的脚。
哦——。阿尔弗雷德有些兴奋了,他就知道路德维希不可能在今天不抱着这只小熊睡觉的,以前都是这样的。于是他满足地停了下来乖巧地把手臂搭在对方腰侧手刚好能碰到对方的腹部。
                    
可路德维希挪动着转了个身面向了阿尔弗雷德吓了他一跳,而且他还在装睡。
路德维希感觉阿尔弗雷德在盯着他,他确实在盯着他,不仅盯着还在思考亲哪里可以让他“醒来”。
最后他很快地凑上去亲了下路德维希的嘴唇,然后抽走人怀里的小泰迪熊把自己给塞了进去,他看到睡着的人突然变红的脸了,所以他把手环到对方背后把他抱得更紧。
                       
“晚安路迪!”